旅游+扶贫让绿水青山变金山银山

2018-07-30 13:11 未知

  编者按旅游业在脱贫攻坚中具有独特优势,是带动贫困人口脱贫的重要途径。近年来,新疆不断总结旅游扶贫工作经验,通过发展乡村旅游拉动、龙头景区带动、产业带动等形式,不断发挥旅游在脱贫攻坚战中的主力军作用,让越来越多的农牧民“端上了旅游饭碗,甩掉了贫困帽子”。

  7月底的泽普县一派炎炎夏日的景象。“现在,地里的活儿不太忙,家里的活儿很忙。”吐米尔·吐鲁甫高兴地说。吐米尔是泽普县布依鲁克塔吉克族乡塔吉克民族特色风情小镇的居民,他所说的“家里的活儿”其实是他家开的农家乐旅游点的活儿。如今,以吐米尔为代表的几个村民在塔吉克民族特色风情小镇里开的农家乐生意日渐红火。一年下来,一个农家乐旅游点收入可达数万元。

  旅游业在脱贫攻坚中具有独特优势,是带动贫困人口脱贫的重要途径。近年来,新疆不断总结旅游扶贫工作经验,通过发展乡村旅游拉动、龙头景区带动、产业带动等形式,不断发挥旅游在脱贫攻坚战中的主力军作用,让越来越多的农牧民“端上了旅游饭碗,甩掉了贫困帽子”。如今,旅游扶贫已成为新疆脱贫攻坚的重要途径之一。 乡村旅游,帮助农牧民走出贫困

  每到周末,乌鲁木齐市周边的乡村就人来人往,异常热闹。踏青、赏花、农家乐,已经成为乌鲁木齐市民双休日休闲的普遍方式,随之而来的是乌鲁木齐市周边乡村旅游的飞速发展。

  乌鲁木齐县水西沟镇方家庄村是远近闻名的农家乐接待点。如今,依托农家乐,该村村民又发展起智能化温室,种植名优特、无污染的时令新鲜蔬菜,还利用养殖区培育羔羊、牛、家禽,将种植业、养殖业、农家乐餐饮文化以及观光旅游有机地结合起来,方家庄村已形成了集蔬菜基地、养殖区、农家乐为一体的乡村旅游模式。

  方家庄村的155号农家乐主人海菊是村里最早开设农家乐的人之一。现在,她根本没有闲的时候,双休日每天的营业额都在两三万元,平时也都在七八千元到一万元。8月收入更多,一天最多的时候可以接待游客五六百人,坐满五六十桌。

  如今,像方家庄村这样,依靠乡村旅游走出贫困的村庄越来越多。“大力发展乡村旅游是新疆推进旅游扶贫的有效手段之一。目前,新疆乡村旅游接待游客不断增加。”自治区旅发委副巡视员马睿介绍。

  近年来,新疆大力发展乡村旅游,全力构建资源优势地区及宜旅贫困地区乡村旅游富民及精准扶贫产业体系,引导吸纳贫困 群众参与旅游开发,拓宽农牧民增收渠道,力求持续稳定脱贫 致富,乡村旅游发展形势喜人。 产业带动,一业带百业、旺乡村

  现在,在天山南北,有一个特殊的旅游从业者群体——平时他们是农民、牧民,每当旅游季、滑雪季到来的时候,他们就成了旅游从业者。天山天池滑雪场工作人员叶尔江就是其中一位。每年冬天来临时,他就穿上滑雪场的工作服,在滑雪场忙碌着,每月可以为家庭增加两千多元的收入。而到了春暖花开季节,他就成为穿行在山林、草场间的牧民。

  在遍布天山南北的37家S级滑雪场里,像叶尔江这样来打工的农牧民占相当比例。他们是滑雪等冬季旅游产业项目发展的受益者,而更多的产业也发挥着这样的带动作用。

  “新疆通过发展与旅游业相关的产业,带动了广大农牧民脱贫致富。”马睿表示。在天山南北,这样具有强大带动性的产业很多,比如在南北疆,农业观光采摘旅游都成为亮点,带动了乡村的蔬菜、瓜果销售,尤其在南疆,给很多农民带来良好的收益。

  “近年来,自治区旅游发展委员会非常重视发展具有强大带动型的产业。比如在南疆,很多农民都有着精湛的手工艺技艺,通过发展手工艺制作产业,不仅为新疆旅游商品发展提供更多更好的产品,更为农民们增加了收入。”马睿介绍。现在,喀什市的土陶制作、疏附县的乐器制作以及莎车县的木碗制作、英吉沙的小刀制作等等,都成为极具特色的旅游商品。这些琳琅满目的旅游商品背后,是南疆农民依靠传统技艺摆脱贫困的一个个动人故事。 景区带动,旅游普惠作用显现

  事实确是如此。在国家5A级景区金湖杨景区,很多原先的贫困户被安置到景区从事旅游商品加工销售、办农家乐接待点以及搞种植、养殖,纷纷吃上了“旅游饭”,也因此告别了贫困。

  在喀什古城景区,通过景区设置的各类岗位就接纳了本地及外地富余劳动力超过万人。

  在巴楚红海湾景区,通过组织景区内部贫困户成立“马车合作社”参与景区经营,整村人员在景区不同岗位工作,实现了月月有收入。景区一次性解决了100多人就业,其中有80多人都是贫困户。

  ……从祖祖辈辈的农民、牧民,到吃上“旅游饭”,成了经营户、上班族,这些农牧民逐渐告别了贫困。

  目前,新疆按照我国对等级旅游景区评定要求,确定了创建国家A级旅游景区要把带动农牧民就业作为重要指标的政策,力争吸引大企业大集团投入旅游开发,推动乡村、牧区的劳动力通过从事旅游增收脱贫,还将结合全域旅游让农牧民享受到旅游业发展带来的红利。

  旅游景区、景点的建设不仅事关新疆旅游产业的发展,更让旅游的普惠作用日渐显现,让更多的农牧民从中受益。 昭苏县夏塔景区:牧民依靠旅游走上致富路本报记者赵悦

  7月27日,进入旅游旺季的昭苏县夏塔景区又迎来众多内地游客。景区马队队长安尼瓦尔·叶尔肯和几个牧民一大早就喂饱了马,在林边静候游客骑乘。很快,久闻昭苏天马美名、跃跃欲试的十几位内地游客,就骑上了心仪的马,由牧民牵着向景区深处走去。

  “往山里骑马约2个小时,就能到木扎尔特冰川脚下。如果不下雨的话,那里能看到鲜花、草原、松林、河流与蓝天、白云、雪山相映的美景,游客到了那儿都兴奋得不得了。”安尼瓦尔说。

  据悉,夏塔是当地牧民的夏牧场和冬窝子,道路险峻、交通不便、气候湿冷,靠天吃饭的牧民生活得一直很艰辛。安尼瓦尔一家在这里已生活了几十年。近些年,随着景区管理的日渐规范,他家和夏塔沟里的几十户牧民依靠形式多样的旅游服务业,生活变得越来越好。

  “2014年景区把沟里分散的45户牧民组织起来,成立了马队,由我牵头任队长。45户牧民每户出一匹马,成立了马队合作社,夏天游客多的时候,马一块儿走,钱大家分。每匹马每天收入至少150元,骑乘的季节为七八月,光是靠马匹出租,每户牧民收入就上万元了。”安尼瓦尔笑着对记者说。

  目前,夏塔景区处处可见旅游扶贫、旅游富民的项目。景区牧民不仅靠马队合作社获得收益,还有20户牧民在帐篷接待区提供餐饮、民宿牧家乐服务,一些年轻人在景区宾馆工作,有的牧民在经营景区统一规划建设的小木屋,还有的牧民在山脚下用自建的石头房子接待游客泡温泉……夏塔原生态的景致加上当地牧民提供的原汁原味的哈萨克族游牧文化体验,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游客。

  据了解,夏塔景区里,有很多牧民像安尼瓦尔家一样靠旅游业实现了脱贫致富,他们夏天在景区为游客提供服务,10月以后天冷了就回到夏特乡的定居点,养牛养马搞养殖,收入来源也更多了。

  “不管是骑马还是餐饮,景区所有的牧民服务、产品销售都是统一价格、明码标价。”夏塔景区管委会负责人白天明告诉记者,去年夏塔景区接待游客8万人次,其中内地游客多来自“北上广”。目前是旅游旺季,夏塔景区的游客人数每天接近2000人,预计今年景区游客将超过10万人次。夏塔景区正在积极谋划拓展思路,设计更多娱乐、体验等旅游产品服务,当地贫困牧民围绕旅游业,也会有更多增收致富渠道。 乌什县奥特贝希乡:农家乐助农增收本报记者骆晓华通讯员牛海燕

  了,基本上每天水上餐厅的客人都是满的。”7月27日,乌什县奥特贝希乡色日克阿热勒村“水上绿洲”农家乐经营者马国辉高兴地说。

  “水上绿洲”农家乐已成立8年,是一家依山傍水的生态旅游农家乐,占地280亩,农家乐里有垂钓区、采摘区、戏水区等,还有20个水上餐厅,旅游旺季可日接待游客千人以上。

  乌什县是全疆深度贫困县之一,近年来,借助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大力发展全域旅游,并积极探索“旅游+扶贫”模式,引导贫困户就业、脱贫。

  马国辉告诉记者,当初建立“水上绿洲”农家乐正是看中了这里的旅游资源,农家乐紧邻野生沙棘林,清澈的泉水从农家乐的20个水上餐厅静静流过,吸引了无数游客,目前农家乐年纯收入可达30万元。依靠旅游产业致富的他还带动周边40户贫困户脱贫致富。

  艾山江·达吾提就是其中一位。艾山江主要在农家乐摆烤肉摊,每月收入也不少,他说:“我在这里专门负责烤烤肉,月工资可以拿到3000元左右,年底还有分红。”

  乌什县是全国第二批全域旅游示范区之一,借助创建全域旅游示范区的良好契机,乌什县以“旅游+”模式为牵引,着力推进产业融合,全面提升产业带动能力,探索乡村旅游与精准扶贫有机结合的新模式,新建农家乐5家,改扩建4家,每家农家乐计划投入120万元。其中整合40户贫困户扶贫资金30万元,旅游项目资金30万元,各乡(镇)选择实力雄厚的社会资本作为经营业主投入60万元,以确保贫困人口通过“旅游+”增加收益。

  另外,各农家乐经营业主分别与所在乡(镇)人民政府签订经营合同、与40户贫困户签订入股分红合同,每年按照每户贫困户分红1500元的标准,连续分红5年,合计分红30万元。

  据悉,乌什县通过采取“旅游+扶贫”模式推动全域旅游发展,为乡村旅游注入了新活力,也为精准扶贫探索了新途径。这几年,仅此一项发展模式,就带动全县600余人实现增收脱贫。 叶城县石榴风情园:让旅游成为幸福产业本报记者张瑞麟

  7月29日中午,记者走进叶城县石榴风情园,阵阵果香扑鼻而来,其中还隐约夹杂着肉香味,不禁让人食欲大振。

  此时,风情园的餐厅里,布阿米那木·托合提麦提和同事们正在忙碌着招待食客。布阿米那木是今年才来到风情园工作的新员工,他是叶城县伯西热克乡阿亚克吾让村建档立卡贫困户。

  “在这里工作真是太美好了,尤其是开春以后,满树的花都开了,看着这种美景,人的心情都变得灿烂起来。现在,我不但学会了做菜,每个月还能拿到2500元的工资,我家的生活质量一下子提高了。”看得出,布阿米那木的眼神里荡漾着一种快乐。

  布阿米那木继续介绍,除了石榴,风情园里还种有桑葚、杏子、樱桃、西梅等近20种果树。从4月开始,果园里的水果相继成熟,风情园不但成为周边游客赏花拍照的好去处,更能让游客享受到采摘新鲜水果的乐趣。而这并不是风情园的全部。

  “如果不想采摘了,还能去钓鱼和游泳,等到游客玩累了,我们这就变成了美食园,园内散养的土鸡、土鸭、土鹅经过精心烹饪后便成为一道道可口的农家菜。现在风情园的知名度逐渐提高了,慕名前来的游客也越来越多,我们的收入也更加稳定了。”布阿米那木说。

  叶城县石榴风情园负责人杨彪介绍,随着叶城县石榴风情园游玩项目的不断增加和完善,目前,风情园已吸纳周边劳动力40多人,其中像布阿米那木这样的贫困户有22人。今年8月底,风情园中的宾馆即将投入使用,还将吸纳一批新员工。

  “旅游是一种幸福产业,我们希望风情园能借助旅游更好地发挥扶贫作用,在招收员工时会优先考虑周边乡镇的贫困户,通过就业为更多当地百姓带来幸福。”杨彪说。 哈巴河县加依勒玛乡:特色种植+旅游开启增收新渠道本报记者骆晓华通讯员刘是何

  7月26日,记者联系阿勒泰地区哈巴河县加依勒玛乡阿克托别村村民汪超飞时,他正在村里建的芍药花卉示范观赏园里拍摄小视频,准备分享到朋友圈,吸引更多游客前来观赏。

  “我有将近50亩芍药地,除了供游客观赏外,芍药干花还可以卖,平均亩产干花3吨,按每公斤20元的价格,每亩地纯利润可达到2.5万元至3万元。”汪超飞介绍。

  汪超飞所在的阿克托别村是一个农业村,距离县城约12公里,人均耕地面积不足6亩,加之是沙土地,种植小麦、玉米等常规作物的经济效益不高。村民们除了常年外出打工外,实现长期稳定增收十分困难。

  如何破解这一增收困境?过去,阿克托别村的村民们曾试种过花芸豆、大豆、马铃薯等经济作物,也发展过养殖业,但都效益平平。近几年,阿勒泰地区大力发展旅游业,给这个地处喀纳斯、白沙湖两个5A级景区和白桦林与五彩滩两个4A级景区之中的阿克托别村带来新希望。

  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驻村工作队根据当地的气候、水土等特点,确定了种植红芍药的思路,因为红芍药具有管理简单、成活率高、药用价值高、花期长、抗旱耐寒的优点。

  起初,受传统观念限制,加之担心中草药销路,大部分村民对种植观赏型的中草药芍药不看好。

  如今,每年5月中旬,芍药花竞相绽放,成为当地一道独特风景,吸引了无数疆内外游客前来观赏。至此,特色中草药种植+观赏花卉旅游业已成为带动阿克托别村群众增收的新渠道。

  据悉,目前,该村已有芍药种植面积80亩,村民年户均增收3000元,年吸引游客2万人次,带动旅游收入60万元。 短评旅游扶贫重在观念改变本报记者任江

  如何打赢脱贫攻坚战?这是许多人殚精竭虑、苦苦探求的。大力发展旅游业,充分发挥旅游业“一业兴、百业旺”的强大带动作用,是新疆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重要途径之一。

  新疆现有的深度贫困县,大多较为偏远,同时,又是旅游资源非常丰富的地方,这些都为发展旅游业提供了条件和基础,因此,实施旅游扶贫,有针对性地开发这些地区的旅游资源,让农牧民从旅游发展中受益是非常重要的途径之一。

  要发展旅游,就要转变观念。首先,要转变过去的发展理念。贫困地区大多是经济基础薄弱,产业发展困难的地区。然而,从另一方面看,这些地方或是环境破坏程度小,或是保留了浓郁而独特的风土人情,这些都是发展旅游的良好资源。

  对广大农牧民而言,发展旅游业是一条脱贫致富的好路子。旅游业从业门槛低,而且在很多时候,从事旅游业不离乡不离土,更容易被农牧民接受,关键是要摒弃以往的一些旧观念,勇敢地走出第一步,为自己创造一个海阔天空的新世界、新人生。

  同时,旅游业是现代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发展旅游业不是简单地拓宽了农副产品、手工艺品销售渠道,也不是简单地提供服务,其中包含着众多现代服务业的理念、规则,需要从业者在观念和行动上都有根本改变。这需要旅游等相关部门对农牧民进行严格、规范的从业培训,也需要从业者们在思想、观念上实现转变,主动、积极地去接纳、适应这些变化,从而提升旅游服务质量。只有旅游业处在高水平发展阶段,从事旅游业的农牧民才能从旅游业的发展中不断增加收入。

  叶城县石榴风情园供图图②7月28日,天山天池景区游客超过了2万人,是今年以来该景区游客人数最多的一天。进入7月以来,天山天池景区游客日平均人数达1.5万人以上。

  谭明镜摄图③7月28日,哈巴河县加依勒玛乡阿克托别村芍药花卉观赏示范园里,游客在留影。刘是何摄图④7月27日,昭苏县夏塔景区迎来众多内地游客。本报记者赵悦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