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真的在乎隐私吗?

2018-07-25 16:24 未知

  事实上并不会,我们只会说“因为没得选”,我们都是“被自愿”的一一如果不去提供那些个人信息,很多服务和资源就用不了,那实在太不方便了。

  所以这么看来,其实互联网大佬说的“用隐私交换便捷”并没有错啊。我们们真的没得选

  人们会誓死捍卫的事物里包括隐私吗?我觉得不会。真正特别在乎隐私的人一定会跟大数据的算法说不。

  我之前认识一个女孩,决定停用脸书的理由就是被吓到了。她是个“90后”,因为本身发量稀少,有一次去搜索了下某个牌子的“生发养护”系列。自此之后,脸书就开始时不时地给她推送与“防止脱发”“摆脱禿顶困扰”有关的广告,最离谱的一次是给她推送了某家诊所“植植发特惠”的拼团优惠活动。她觉得忍无可忍,好像最见不得人的秘密都被大数据一眼看穿。“只要我一打开脸书,就看到那些广告有意无意地出现。

  这种毫无安全感的状态会让一些人心惊胆战,但另一些人则觉得得,这不过就是算法嘛,是数字化生存环境下的常态,没有什么大不了。所以,其实重点是,我们究竟怎样去理解隐私这件事?我们为自己设定的“他人与我”“公领域与私领域”的边界又在哪里?

  这实际上跟科技、数据乃至生活便利关系都不大,而是来源于人们内心根深蒂固的观念。

  比如一个习惯于去检査伴侣手机的人,不会认为这是在侵犯对方的隐私,反而认为无条件的信任本该如此。比如做不到去为孩子保留隐私空间的父母,不会认为未成年的孩子也是独立个体,应该拥有自己的隐私,而是觉得我这还不都是为了孩子。再比如,可以随时把群聊天记录发到网上的人,不会觉得这样的举动本身已构成公共事件,需要征求当事者的同意,而是会觉得这只是我的私人行为,和我发朋友圈晒个娃同理。

  与此同时,在法律与道德层面,民众却很茫然,因为并没有足够的规范和指引,去限制技术对隐私无限度的入侵。就拿人们在互联网上的行为数据该归谁所有这件事来说,本身就是极为庞大而艰巨的议题。

  有一种说法是,中国人向来不会处理“私领域”的事物。譬如在处理一些重要纠纷时,与其面对面商讨,还不如去找个中间人调解行之有效。这大概和中国文化向来不太鼓励个人情感表达有关,把“个人对个人”的私事转变为群体事务的习惯渗透在中国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不过换一种角度看,大概还是人们在本来就已经挺混乱的价值排序里塞进了太多比隐私更重要的事。反之,如果隐私是属于同心圆里核心的那部分,那么你自然会做出很多不同的选择。所以不存在什么敏感不敏感,关键还是看重要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