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农家辍学女到公司首席整音师 吴宝卿为钢琴注入灵魂

2018-07-18 18:01 未知

  “叮……咚……”在宜昌金宝乐器环高分公司,吴宝卿表情专注,反复敲击琴键,调试琴音。

  18年,她从完全没见过钢琴的农村辍学女,一步步成长为公司首席整音技师。由她调音的民族品牌“长江”钢琴,走进了人民大会堂。

  吴宝卿说:“每架钢琴都有自己的生命,我的职责是识别琴音的色彩,挖掘钢琴的潜力,为钢琴注入灵魂”。

  吴宝卿是福建泉州人。1998年,因家庭贫困辍学到广州一家钢琴厂打工。第一次见到钢琴,她一下子就爱上了这个木头做的“大盒子”。

  然而,她上岗后,被安排做止音器安装、键盘机械调整等“杂活”,无味的机械化动作、日复一日的重复,让她感到厌倦,甚至想到辞职。

  工友里一位老木工鼓励她:“别小看这些手工活,越是手上的技艺越珍贵。你必须穷尽一生磨练技能,才能让人敬重。”

  天生有股犟劲的吴宝卿,决心精研技艺。每次师傅装配时,她都凑到旁边细细地看,师傅装完的琴,她拿着标尺去量,各种数据全部一一记下,用心揣摩。

  日积月累,她的技艺日渐成熟。一次,厂长来巡视钢琴成品,意外发现有架钢琴的音色比以往更为优良,一问得知,那架钢琴是吴宝卿这个刚来不久的“小工人”装配的。

  整音,是钢琴生产数千道工序的最后一道。通过针扎、打磨弦槌,调出不同的音色。如果把整个钢琴制造过程比一座金字塔,整音就是“塔尖”。

  吴宝卿遇到了新难题:整音技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针扎哪里、扎几下、扎多深,音色都会不同。没有教科书,全凭实践和经验。

  做好整音,首先要懂音律。吴宝卿利用业余时间、节假日苦学钢琴弹奏。她至今还记得,学会的第一首曲子是《鲁冰花》,当能完整弹奏时,她高兴了好几天。

  从事整音16年,吴宝卿细心地将每台钢琴的状态、音色的处理方法、最终音色效果,都记录在册,力求把每台钢琴的声音调到极致。整音不仅是技术活,也是体力活,吴宝卿曾累伤胳膊,还得了肌腱炎。

  2005年,宜昌金宝乐器公司成立卧式钢琴(俗称“三角琴”)生产线。吴宝卿被任命为该线的首位中方整音师。

  当时,公司请德国、澳大利亚、日本的专家给员工培训,一个月来一次。吴宝卿每次都仔细观摩,之后自己反复测试。她向公司申请将一台钢琴搬到家中,以便及时调试。

  2009年,公司开始研发舞台演奏专用的九尺钢琴。最初,公司曾高薪聘请德国整音专家,吴宝卿与德国专家调整的九尺钢琴“同台竞技”后,高下立现:吴宝卿调出的音质更意蕴悠长。

  如今,吴宝卿整音的钢琴,走进了人民大会堂、中央电视台、世界钢琴顶级赛事——深圳国际钢琴协奏曲比赛、历届宜昌长江钢琴音乐节……一些世界钢琴演奏大师的专场音乐会,也指定她作为专职整音师。

  吴宝卿还肩负起培养整音人才的任务。培养一个初级整音师,至少要一年,但她凭多年摸索出的速成法,将这一周期缩短为三个月。

  十几年如一日,吴宝卿一直重复着“针刺弦槌”这个动作。她说:“这已不仅仅是份工作,更是我实现人生价值的舞台。”

  习在视察中部战区陆军某师时强调:大抓实战化军事训练 聚力打造精锐作战力量